一般資訊

文萃選集

聯絡我們

網路連結及資源

文萃選集

該是檢討的時候了

         ——華人教會宣教策略的省思

莊祖鯤

 

今年是馬禮遜入華宣教二百週年,全球華人教會都應該檢討:在宣教方面的投入和參與到底有多少? 雖然沒有完整的統計數字,但據略為了解,在台灣三千多間教會中,可能有八成以上完全沒有參與普世宣教。北美的一千多間教會可能好一些,但也至少還有一半以上不知宣教為何物?而且,大多數教會的領袖們,可能對於宣教的概念及做法,仍然相當模糊。

最近,我讀到一位北美牧師的分享,提到他們教會如火如荼地推動宣教。可是,後來他讀到一本書,提到教會從事宣教最容易犯的幾個錯誤。結果,他發現自己的教會全都犯了。其實,這就是為何我們需要檢討教會的宣教策略之故。

因此,所有的地方教會,在推動宣教事工時,都應以耶穌基督給我們的「大使命」來評估教會事工。然而,當我們提到「大使命」時,除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9-20)之外,也不要忽略另一個「大使命」,乃是耶穌被提升天前,對門徒們最後的吩咐:「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証。」(徒一8)

上述的兩段經文,前者是「大使命」的方法和目的(How & What),後者則是提到「大使命」的範圍(Where)。(註一)

我願就個人淺見,提出華人教會宣教策略的反省,僅供參考。

 

重視本地跨文化宣教

近年來,由於國際政治、經濟的頻繁變化,全球人口的大量遷移。尤其數以百萬計的穆斯林移居歐洲各國;數十萬的印尼、泰國勞工在亞洲各國(包括台灣地區)打工;超過一百萬的中國人到美國及歐洲留學或打工;中國有數千萬的農村民工到都市打工。這些都成為宣教的新挑戰及新機會,許多教會及宣教機構也都開始重視這種「僑居地」(Diaspora)的事工。例如許多美國教會積極參與、協助中國留學生的事工。對他們而言,這就是本地、跨文化的「撒瑪利亞」事工。此外台灣教會對菲勞、印勞傳福音;還有中國都市教會關懷農村來的民工等,也都應算是「撒瑪利亞」的事工範圍。

如今,華人教會在想差派宣教士去遠方宣教時,不可忘記,就在你所住的城堙A可能有許多來自巴西的清潔工、墨西哥或中美洲的園丁、海地或非洲的難民、印尼或泰國的勞工、菲律賓的女傭等。我們能為他們作些什麼呢?因為我們也欠他們福音的債。特別是北美的華人教會,眼光不宜只局限在「華人」圈子堙C當然,向華人傳福音是我們當仁不讓的責任,但同時也需要對其他族裔的教會伸出援手。譬如我們的教堂可以免費借給一些新移民的教會聚會,正如三、四十年前美國教會曾慷慨地幫助過我們一樣。此外,也應鼓勵教會的年輕一代,前往都市媟s移民群居的貧民窟,做些慈善和福音工作。

二十年前,波士頓幾乎沒有一間葡萄牙語的教會,如今卻有超過三百間巴西人的葡語教會。他們甚至差派宣教士回到巴西去建立教會!這種情況,正如許多中國知識份子在北美信主後,回到國內紛紛建立「海歸團契」一樣。這都是「撒瑪利亞事工」所結的豐碩果實。

 

切忌捨本逐末

近來,由於宣教的風氣慢慢興起,許多教會常會組織各種「短宣隊」到各地宣教。我們若注意一些在宣教上比較投入的教會,就會看見許多琳瑯滿目的短宣隊絡繹不絕。這是令人一則以喜,一則以憂的現象。喜的是有越來越多的人願意參與宣教,甚至也有一些人,雖然是少數,後來甚至獻身成為長期宣教士。但是,令人擔憂的是,一些偏差的現象也逐漸開始浮現。

首先,有些教會將原先支持長期宣教士或宣教機構的經費,轉為資助短宣隊。例如許多北美教會的青少年組隊去墨西哥或印地安保留區宣教,有的甚至遠征中國或歐洲。而短宣隊的費用不少,青少年又無法自己賺錢,只好依賴教會補助。還有的教會每年都組隊去「考察」世界各地的宣教區,並撥出不少款額來贊助。這都是短宣經費高漲的原因。類似經費的「排擠現象」已經引起許多宣教機構募款的困難,因此紛紛提出警告。

另一方面,短宣隊員的靈命、屬靈裝備及獻身的心志參差不齊,往往對宣教工場造成一些難以收拾的後遺症。曾有一間台灣的神學院派學生去德國短宣,在那堛滷郱|婸P宣教士的教導唱反調,結果造成對信仰認識的混淆。短宣結束後,他們又去歐洲各地旅遊,還要勞駕宣教士往返接送。後來,德國地區的宣教負責人給神學院寫了一封很直率的信,表達他們未來幾年不再歡迎這種「短宣隊」前往。

前幾年,在西伯利亞一間華人教會,來了一位由台灣自費前往「短宣」的人。當教會負責姊妹外出幾週後回來,發現原本一百多人的教會已經空無一人。正是這位所謂的「宣教士」惹的禍,他不但在市場上公然與金髮碧眼的俄國少女摟摟抱抱,甚至醉醺醺地在主日崇拜中講道,致使全教會的羊群四處失散。雖然此係特殊事例,但不可否認這種偏差現象是的確存在的。

因此,筆者建議短宣隊宜採取「自、定、限」的三原則。

所謂「自」,乃是鼓勵「自籌經費」,不依賴教會補助。過去,在我牧養的教會堙A有職業的信徒都是自費前往短宣,青少年就由父母負擔絕大部分經費,大專生則採取「低姿態」的募款方式。

「定」是指短宣隊要「定期」去「定點」服事,才有長期的果效。在選定短宣工場及合作的宣教士之前,應該做一些評估。一般而言,與自己教會差派或支持的宣教士合作是最理想的安排。

「限」是指在教會的宣教經費中,應該訂出短宣經費所佔比例的「上限」,以免本末倒置。過去,我的教會是限定10%,但若是20%以內,都應該還算是合理的。

有一個實例。我原先牧養過的教會曾組織大學生短宣隊。每年有十幾位大學生利用暑假,固定去中國某城市的一所大學教英語。我們鼓勵他們每人找禱告同伴,並提出經費的需求。所募集來的奉獻放在「公積金」堙A統籌統支。原則上,教會贊助的最高限度為短宣隊總經費的三分之一。感謝主!多年來竟從未超過上限。有一年所募的奉獻綽綽有餘,甚至還能留給下一年開銷。同時,也因為與對方長期合作,建立了默契與信賴。隊員中的不少人,畢業後還自願到中國去帶職事奉,甚至一呆就是幾年。

所以,我們並非不要差派短宣隊,而是要有智慧地進行,能對神國度的拓展發揮最大的功效。至於那些長期獻身的宣教士,則更需要我們的關心與支持。

 

重點支持「戰略性地區」的宣教

幾乎絕大部分的宣教經費都用在有關華人的宣教事工上,這是華人教會常見的現象。正如前述,我們有責任向華人傳福音,但也不能劃地自限。筆者認為,最好對華人宣教的經費以佔宣教總經費的50-60%為限,以有餘額來支持針對其他族裔的宣教事工。華人教會應該有策略性規劃,確保對某些「戰略性地區」宣教工作的支持力度,特別是回教地區。

近幾年,由於「福音傳回耶路撒冷運動」所造成的影響,許多華人教會開始關注這項事工。然而,一直以來,由於海內外華人教會對回教地區的宣教比較陌生,往往產生許多不切實際的做法,值得重視。(註二)

依筆者之見,在向穆斯林宣教的事工,華人教會的優先次序宜為:首先針對中國境內講漢語的回族;其次是維吾爾、哈薩克等少數民族;此外,還有東南亞地區(如菲律賓南部及印尼)的穆斯林。至於阿富汗、巴基斯坦及中亞地區,時機尚未成熟,這是由於考慮到語言、文化及後援基地等因素。

在中國境內的穆斯林宣教事工,除了在回民群居的地方展開扶貧、教育、醫療等「福音預工」外,也應特別注意那些出門在外的穆斯林學生及打工仔。他們遠離家鄉,孤獨無援,受傳統宗教的捆綁也較少,反而是傳福音的良機。海外教會的校園事工,也應特別注意留學的回族青年。

東南亞是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戰略地區,其穆斯林人數佔全球穆斯林的一半以上。但是,因為有華人教會及華僑社區作後援,比較容易展開。最近,東南亞國家,包括印尼和泰國,由於急於拓展和中國的貿易,興起學習中文的熱潮。單就印尼一地,據稱就準備在近年內招募數萬名的華文教師。海內外的中國教會應該掌握機遇,鼓勵有心向穆斯林宣教的大專程度弟兄姊妹,報考華文教師資格,遂以「帶職事奉」的方式進入這些國家宣教。這與許多西方的弟兄姊妹以「英語外教」身份進入中國宣教類似。

 

加強對國內校園事工的支援

很多人注意到,中國境內已經出現越來越多以知識份子為主的教會,有人甚至稱之為中國教會的  「第三路線」。當然,與這些教會息息相關的,就是校園事工,以及所謂的「海歸團契」事工。

其實,海外地區(特別是北美及台灣)的教會,一向是以知識份子為主體的。因而,對學生及知識份子的福音事工比較有經驗。然而,這卻是國內教會(尤其農村教會)普遍較弱的一環。為此,海外教會應該提供必要的協助。

在學生事工方面,除了提供團契同工、輔導的訓練外,與國內教會合辦學生夏令會是一個可行的途徑。去年暑假,國內某教會邀請我去為他們主領第一屆大學生夏令會。我邀請了台灣一間教會配搭。他們由牧師、師母親自帶隊,率領十一位弟兄姊妹參加,加上我又邀請的兩位弟兄,總共十五人。主題、專題講員以及小組輔導等就全都齊備了。當地教會還差派十二位年輕傳道人與我們一起作小組輔導,兼有觀摩、見習的目的,效果很好。

教會領袖們有鑑於此,希望每年都能舉辦。我也相信若能如此,將對他們的下一代有非常重大的影響。為了發揮長期的效果,我建議以教會對教會的「認領」方式,幫助他們培養學生事工的同工,達到「永續經營」的成效。

由海外回國的留學生所組成的「海歸團契」,目前以滬京等大都市較多,但也僅僅處在草創階段。盡管有的已組成教會,也有隸屬於教會的團契。然而,「海歸」基督徒,雖然有些信仰根基很穩固的,但更多還是屬於信仰的「游離份子」,這往往與他們在海外所接觸的教會,及所受的屬靈教導有關。因此,要使他們能夠更快地在國內教會落地生根,在他們回歸之前,就應該給予更整全的教導和帶領。這是北美地區的華人教會需要更加重視的。

總之,現代宣教乃是「非傳統性」宣教。當今,宣教工場不再有明顯的「前線」與「後方」之分;宣教士也未必都是所謂的「全職」宣教士。為此,華人教會理應推動全教會信徒都來參與各種「非傳統性」 宣教。

作者畢業於美國三一神學院,獲宣教學博士學位。現為波士頓真理堂主任牧師。

註一﹕請參閱《宣教神學》一書,莊祖鯤著,使者出版,2004

註二﹕有關文章請洽作者。聯繫方法:e-mail: tsukchuang@yahoo.com

 

一般資訊

文萃選集

聯絡我們

網路連結及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