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資訊

文萃選集

聯絡我們

網路連結及資源

文萃選集

 

 如何向當代知識份子傳福音?

莊祖鯤牧師

 

            當保羅提到他「向什麼樣的人,我就作什麼樣的人」時(林前9:22),他已經提供我們一個極為重要的傳播福音的原則:那就是向不同背景的人,我們的信息內容、主題、及溝通方式都應該有所不同。他自己在雅典的亞略巴古演講廳向雅典人的講道,就是一個典範(17:22-31)

因此在今天這個多元化的時代,以大型佈道會的方式,用同一篇信息,向老老少少、不同族裔、不同背景的人佈道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相反地,以特定族群為對象的中小型規模之佈道會,可能效果更好。

由於我個人過去二十多年來的福音佈道,大多數是以知識份子為對象。最近十五年來,更多半集中在中國大陸背景的學生、學者的圈子裡。因此我就概略地分享一些我個人的淺見及心得。

 

走出「誤區」

「誤區」一詞是中國知識份子常用的一個詞,意思是一些容易引起誤解的思想或觀念。在向中國人傳福音時,如果不好好溝通清楚,將不但會造成雞同鴨講的現象,甚至會變成所謂的「連吵架都沒有吵對頭」的結果。這一點我們基督徒要負很大的責任。因為只有當我們能夠澄清這些有關救恩的基本觀念時,我們才能幫助中國的知識份子走出誤區,彼此展開建設性的對話。然後在聖靈的光照和引導下,或許他們願意打開心門接受主。所以我們必須先做好思想的準備功夫,正如彼得的提醒:『你們就要心裡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 其中最容易引起誤解的觀念有兩個:

第一個「誤區」是有關「罪」的認識。首先要澄清的是,聖經中「罪」的希臘文原意與中國字的意義有所不同。希臘文原意是指「射不中的」,中國字的「罪」卻是「落網()的匪()徒」。換句話說,聖經說人人都有「罪」,並非說人人都有作奸犯科的「罪行」,而是說人人都未達到神以自己形像造人的目的(3:23)。因此,這與孔子所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的觀念是類似的。

同時基督教認為「人有原罪」,並不等同於荀子的「性惡說」。因為聖經同時強調人乃是「照神的形像而造」的,因此人具備了神的道德本性(2:15)。這與宋明新儒家所強調的「良知」的功能,及孟子的「性善說」是相呼應的。

但是,基督教也強調,罪惡同時是一種由魔鬼所操縱和控制的「權勢」(power),所有的人在此罪的「力場」的影響下,都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之歎。所以從行為層面來看,荀子的「性惡說」也是有道理的。這也就是聖經中提到的「立志行善由得我,但行出來由不得我」(7:18)的困境。這種道德行為上的「無力感」是人類共同的經驗,也是我們在探討人類的困境及出路時,最重要的共同出發點。因此,依梁燕城的看法,孟子的「性善」是人的「應然層次」,荀子的「性惡」則是屬於「實然層次」。

所以有關人性的「性善」與「性惡」之爭,我們基督徒應該拋棄傳統的思想框架,而提出一個嶄新的平衡立場,那就是:『人性本善,但同時人性本惡。』從這個基礎上,我們就比較容易與中國知識份子進行有意義的信仰對話了。

第二個「誤區」是有關「得救」或「超越」的問題。如眾所周知,中國文化一向強調以「內在超越」的途徑來達到「自力拯救」的目的。因此儒家提倡「內聖外王」,而且認為「人人可以為堯舜」;佛教則強調「明心見性」之法,認為「人人可以成佛」;道教也用「觀照內心」之法,主張「人人可以成仙」。因此在中國,儒釋道三教合流的趨勢很盛,就是因為這三者有異曲同工之用。基督教則不同意「人人成為基督」的可能性,而強調「他力拯救」的途徑。認為人的罪性,使人沒有「自知之明」和「自救之力」。

新儒家學者牟宗三就因此曾斬釘截鐵地指出,除非基督教也改為「自力教」,否則將不容易被中國人所接受。其實未必盡然,因為即便是佛教最普遍的淨土宗,也強調唸佛即可得阿彌陀佛的功德,豈不也有明顯的「他力拯救」之傾向?近代的新儒家學者,也看出中國文化一味強調「內在超越」的缺陷。因為儒家思想後來發展的結果是「人」被無窮擴大,甚至到了一個地步,跟本見不到「天」了。基督教強調「外在超越」的觀念,可以對治「內在超越」的缺陷,並促成中國文化的更新。

此外,中國文化一向強調「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宋明理學家也強調「天道無外」的意境。也就是說在中國人看來,「天道」與「人性」幾乎無分不二,「大自然」與「人」也混然一体。與基督教強調神是「絕對的他在」(Absolute Other),似乎格格不入。但是不要忽略了聖經提到神乃是「在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但也「住在眾人之內」的事實(4:6)。因此「我們住在基督裡,基督住在我們裡面」的這種「互為臨在」(Mutual Indwelling)關係,乃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及奧祕之一。

所以對基督徒而言,真正的「天人合一」之實現,乃是當我們能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v(2:20)的時刻。也只有在這種狀況下,我們才有可能達到孔子所謂「從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

 

海峽兩岸知識份子同中有異

另外我們要注意的是,台灣與中國大陸知識份子雖然是同文同種,但由於受到意識形態、教育、政治生態的影響,許多觀念和想法(尤其在宗教信仰方面)有很大的出入。這是我在 1994-95年進行我的宣教學博士論文的研究時所注意到的。[1]因此在向他們佈道時,需要留意。

譬如說對科學與信仰的問題,中國大陸自從1950年代對外採取閉關自守的政策以來,一直停留在五四運動時期「要科學、反宗教」的觀念中,未曾改變。但是港台地區的知識份子則對此有不同的看法。這是因為歐美國家在二次大戰後,已不再將科學與信仰視為對立的。港台地區自歐美留學歸國的學人,自然也將此新觀念帶回。因此,雖然中國大陸知識份子迄今普遍仍有「科學與信仰勢不兩立」的觀點,相反地,台灣及香港的知識份子則認為兩者係河水不犯井水,或應該和平共存。

因此向中國大陸知識份子傳福音時,科學與信仰問題是一個必須面對的挑戰,因為依據調查,有將近三分之二的人(特別是理工背景的)認為,這是他們的第一大心理障礙。所以佈道者如果本身是理工背景的,不妨多看一些進化論、迦利略事件及科學與信仰論戰等類的資料,就可以和他們對話或辯論。但如果你不是理工背景的,至少你也可以推薦這些慕道友去看里程的《遊子吟》,或其他相關書籍。總之,你必須有所準備。

另一方面,港台知識份子的首要問題可能是有關「殊途同歸」的問題。這固然與港台地區民間宗教及佛教的盛行有關,也可能與後現代思潮的流行不無瓜葛。因此,某些宗教比較的常識(特別是佛教),也是佈道者必須具備的。還有港台的知識份子,由於對傳統文化的依戀及維護,容易將基督教視為「洋教」而予以拒斥,這一點也是我們必須注意的。

依據我的調查顯示,對台灣和大陸知識份子而言,各類福音信息在他們決志信主方面的影響力依序為:

各類福音信息的影響力

中國大陸

台灣

      神能使人的生命更豐盛

 62.6%

 76.9%

      耶穌的死所表達的愛

 56.1%

 63.9%

      神赦罪的恩典

 41.7%

 57.7%

      神是創造者

 36.5%

 23.9%

      基督教是中國的希望

 27.1%

  4.6%

      因信稱義的真理

 23.9%

 16.9%

      末日的災難及審判

  7.0%

  8.5%

基本上兩者的排行榜前四名次序完全一樣,可以說是所見略同。其中「豐盛生命」的主題最受歡迎,其次是有關愛及饒恕的信息。最不合宜的佈道題目則是「末日審判」有關的信息。依照中國大陸人的說法是:「我們才不會被嚇到天堂去呢!」

兩者差異最大的是有關於「基督教是否為中國的希望」的看法。對這個問題中國大陸知識份子顯然比較肯定,台灣的知識份子則不表認同。當然在十年前進行調查時,天安門事件的陰影還籠罩在許多中國人的心靈中,因此許多人急於在中國傳統文化(包括共產主義、儒家及佛教、道教)之外尋找拯救之道。目前在中國經濟蓬勃發展的鼓舞下,恐怕那些仍然希望在基督教中尋求救國之道的人已經大為減少了。然而不可否認的是,相對而言,中國大陸知識份子對中國傳統文化持批判態度的,遠多過於港台的。也因此,中國大陸知識份子比台灣的知識份子心態上更容易接受「外來的」基督教。

 

詩歌及現代媒體的運用

在針對知識份子的佈道會中,詩歌及現代媒體的運用是一個容易被忽略的重要問題。在媒體的運用上,PowerPoint的投影設備是最普及的,但是大多數是被用在唱詩的時候打出歌詞來。我個人在佈道會上就經常使用PowerPoint的投影設備來講道,因為我可以將大綱及信息重點投射在銀幕上,幫助我與聽眾的互動。同時藉著聽覺與視覺的雙重溝通管道,信息可以更深入人心。許多聽眾會後的回應,也證實了這一點。其實在專業領域中,用PowerPoint來作報告是很常見的。因此在佈道時,講員應該儘可能將講章轉化為PowerPoint的格式。

另外有些人在佈道時喜歡加上短劇,甚至耍點魔術,我認為恐怕會弄巧成拙。一方面這會沖淡了福音信息的主導性,變成喧賓奪主。二來,這不但會破壞佈道會的氣氛,還會讓許多嚴肅認真地探索人生問題的慕道朋友們倒胃口。這種譁眾取寵的手段,對知識份子來說是沒有什麼效果的。當然有時你是可以採用一些比較有創意的方式來佈道,只要設計得好,也許會有出人意料的效果。

有一年我應邀去主領一個美國加州的大專福音營。這些大學生大多數有「小留學生」背景,他們父母很多是台灣人,自己去台語教會,但是習慣用國語交談,又在美國長大。我是第一次向這樣背景的人佈道,挑戰性很大。後來我決定用一個「空前」的方式開始。在頭一個晚上,當開會詩歌結束後,會場燈光全熄,只剩下舞台上一個小小的光圈照著空蕩蕩的講台。然後背景音樂響起,一首當年台灣流行的台語歌「向前走」開始播出。『我要來去台北打拼,聽講什麼好處攏在那,我是田莊的憨仔,我什麼攏不驚!….』幾分鐘之後,我由會場走道後面走上講台,身穿黑大衣,戴黑帽、黑眼鏡,自稱是由台北打拼到洛杉磯的「憨仔」。隨後我轉身脫下黑大衣、黑帽、黑眼鏡,開始講道。由於這是一首鄉村少年到都市的流浪者之歌,最後他又喊出:「台北不是我的家!」因此對這些處在中美文化夾縫中的青年人來說,這首歌的確表達出他們的心聲,因此反應特佳。

詩歌的選擇是另外一個有爭議性的問題。目前大多數的教會的福音聚會,喜歡用近代敬拜讚美的詩歌或《迦南詩選》的歌。其實在佈道會用什麼的詩歌,最重要的是要考慮讓慕道朋友心裡有共鳴。因此有許多敬拜讚美的詩歌是從基督徒的角度來讚美神,未必合適用於佈道會。有些《迦南詩選》的歌是基督徒的心聲或見證,或許還能讓慕道朋友約略有些體會。《天韻詩歌》及傳統詩歌中也有不少可以用。

 

結 語 

知識份子所受的教育可能使他們的思想中累積了許多對基督教似是而非的成見,因此在向他們傳揚福音時需要格外留意。但是我們也不只是對他們「說之以理」而已,也需要「動之以情」。因為生命的經歷是最能觸摸人的心靈的,所以適當的見證與自我反省,往往有畫龍點睛之效。

然而聖靈的工作卻是最具關鍵性的。有一次在福音營中我遇見一位來自北京自稱「學佛」四十年的中年女士,她說她很難信基督教。我也了解,對她而言談何容易。但是居然她在聽了一堂信息後就信了,連我都難以置信。但我深知,這是聖靈的工作,不是任何人的口才可以說服她的。因此,「謙卑依靠主」是每一位作為耶穌基督福音的使者所必須學習的功課。


[1] 我的博士論文(英文)已由美國使者協會出版,書名是Ripening Harvest: Mission Strategy for Mainland Chinese Intellectuals in North America. 中文部份摘要可以到真光協會網站下載,www.tktruelight.org. 請到‘文萃選集’找《當代海峽兩岸知識份子對基督教態度之異同》。

 

一般資訊

文萃選集

聯絡我們

網路連結及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