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資訊

文萃選集

聯絡我們

網路連結及資源

文萃選集

璀璨的新生命

莊祖鯤

        對每一個人來說,我們都應該自問的問題是:我的人生目標是甚麼?我的人生意義是甚麼?這是古往今來許多人都在探索的問題。對中國古聖先賢來說,人生最重要的可能是尋求一個「安身立命」的心靈歸宿;古希臘哲學家則認為,「認識自我」是最高的智慧。那麼基督徒的人生觀呢?

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後書5:17曾指出:當我們成為基督徒時,最重要的,乃是我們的生命有了一個嶄新的、璀璨的開端。他說: 

            若有人在基督堙A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在哥林多後書5:13-22這段聖經中,他還進一步列舉出在三個方面,我們應該有新的轉變,那就是:「人生觀」(13-15)、「價值觀」(16-17)、及「使命感」(18-21)。因此,這三方面應該是基督徒與眾不同的新標誌。

1.新的人生觀(林後5:13-15)

(1) 新的生命中心點─「為主而活」

這世界上多數人的人生觀,基本上無非是「為自己而活」。有的人為求溫飽而賣命;也有的為自己的理想而奮鬥;也有的人是為自己的父母、兒女、妻子等家人而努力;更高一等的則為自己的國家而獻身。但即使是家庭和國家,也仍是「自我」的延伸而已。

俗語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因此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生觀,是大多數人很自然的選擇。可是這卻是有盲點、有缺陷的人生觀。因為多少時候,我們自己個人、家人甚至國家的「得」,是建立在別人、別的家庭、別的國家的「失」之上的。所以,一個愛家的人,如果為家人的利益而盜取了公司或國家的財物,在社會上他算是貪污犯;一個國家英雄,可能為自己國家的利益,發動了戰爭,侵略別的國家,殺害無數其他國家的人民,在國際上他就變成「戰犯」。

保羅卻強調:成為基督徒,他就應該「不再為自己活,乃是為那替我們死而復活的主活」(15)。從常人的角度來看,這種「為主而活」的人生觀,確實讓人感到匪夷所思,以致於有點近乎「顛狂」(13)

「顛狂」(out of mind)這個字也可譯成「心不在焉」、「魂不守舍」。因為的確,基督徒的心並不在這世界上。我們所關注的,不再是我們的物質生活,而是屬靈的生命;不再是僅與我自己個人息息相關的事物而已,而是神的國度。因此,若被世人視為「顛狂」,我們會坦然接受。

但事實上,基督徒乃是「謹守」或「清醒」(in right mind)的人。我們的抉擇可能與世人迥然有別,但是並非偏激;可能與眾不同,卻是因為我們有不同的價值觀和優先次序。嚴格說來,基督徒若沒有幾分「顛狂」,就有變成「失了味的鹽」(馬太5:12)的危險,也不再對這個彎曲背謬的世界有任何影響力。

但是當你決定以神為中心,來調整你的人生觀時,你會發現,你的事業、婚姻、家庭和前途的每一項選擇,都會面臨重大的挑戰。你不再能隨波逐流、人云亦云了。正如斯托得(John Stott)牧師說的,我們基督徒乃是活在一個「抗衡文化」(counter-culture)之中的一群人。

甘迺迪總統曾寫了一本名著《當仁不讓》(Profiles in Courage),書中介紹一些政壇上的道德勇士,其中第一位就是美國第六任總統小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他的父親是第二任的總統亞當斯(John Adams)。小亞當斯總統說過一句名言:『所有的官員不是私慾的僕人,甚至也非人民的僕人,而是上帝的僕人。』(The magistrate is the servants not of his own desires, not even of the people, but of his God.)

美國是近代民主政治的典範,小亞當斯此言似乎不合民主政治之潮流,其實卻有他的智慧與深意。他的意思是指:他的某些決策或許會傷害某些人的利益,但他必須向他的上帝和他的良心負責任,而不是僅僅作為人民利益的奴僕。小亞當斯為他的政治理念,付出他的政治生涯為代價,在競選連任時失利。但他被甘迺迪稱為是美國最後一位清教徒政治家,展現出那種為主而活的典範。

(2) 新的生命動力─神的愛

         是甚麼力量促使我們有這樣巨大的改變呢?保羅說:「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14)。這「激勵」也可以譯作「催逼」(compel)。談過戀愛的人都知道,愛能使人作出不尋常的事來,近乎顛狂。同樣地,基督的愛,也會促使基督徒在他們的人生觀上,做出重大的改變。

當然基督徒不應該「矯俗以甘名」,故意標新立異以示與眾不同。但是反過來說,若我們身為基督徒,卻還在「為自己而活」與「為主而活」兩種人生觀之間掙扎,可能我們必須捫心自問:我對神的救贖之愛感受深刻嗎?因為這種「主為我死,我為主活」的人生觀,對於曾強烈感受過神的救贖之恩的人,乃是合情合理、感恩圖報的回應,也是「清醒」的抉擇。然而,對於那些還未曾強烈感受到神的救贖之恩的人,要「為主而活」的確是高不可攀的要求了。

因此,「為主而活」不是對不對或能不能的問題,而是「你是否曾經歷過神的救贖大愛?」的問題了。所以,我們必須求神幫助我們,使我們能更深刻地去體會神的愛。因為唯有被神的愛所摧逼,我們才會甘心樂意地為主而活。

這種為主而活的心志,是出於自由意志的選擇,正如在《獻給無名的傳道者》這首長詩中,邊雲波弟兄所說的:

                                    是自己的手,甘心放下世上的享受;

                                    是自己的腳,甘心到苦難的道路上來奔走!

                                    選中這條不自由的道路,並非出於無奈;

                                    相反地,卻正是大膽地使用了自己的自由。

 

2. 新的價值觀(林後5:16-17)

        在基督埵足健s人,也代表價值觀的改變。價值觀乃是我們藉以去評估別人,也評估自己的基準。價值觀決定我們所看重的、我們的優先次序,也確立我們一生追求的方向。因此,價值觀對一個人影響重大。

(1) 舊的眼光、舊的價值─屬肉体的

        我們信主之前原有的舊價值觀,乃是屬世、屬肉体的,也是今世大多數人所共有的價值觀,那就是以外在看得見的東西,如學位、財富、地位、名望等,去評估別人和自己是否「成功」。因此人們瘋狂地追逐這些東西,卻也使許多人陷入自卑、自憐、甚至自暴自棄的情況之中。

因為這種由舊價值觀而產生「追求成功」之心態的人,會有許多似是而非的「迷思」(myths),誤以為得到了這些人人稱羨的東西,就會帶來自己幸福和快樂。英國作家王爾德曾說過一段的名言: 

    人生有兩種悲劇:第一種是你想要的東西你得不到─你會感到失望;另一種更大的悲劇是,你想要的東西你終於得到了 你卻感到絕望。

失望是人所共知的經驗,因為人生不如意的事太多了。絕望卻是另一種感受,那是在發現所得的並不值得所付出的,卻又無可挽回、無法言宣的痛苦。

由於世人普遍有「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心態,因此他們也會以同樣錯誤的價值觀來評估耶穌,甚至因而拒絕耶穌。因為從人的角度來看,人們會認為耶穌出身低賤,死之前又眾叛親離,是個明顯的失敗者。甚至祂死在十字架上,也似乎顯明祂的無能。因此他們拒絕承認耶穌為彌賽亞、為救世主。這一切,都來自於舊的價值觀所造成的扭曲。

(2) 新的眼光、新的價值─屬靈的

        當一個人信主以後,他的心思意念將逐漸被更新,一個新的、屬靈的價值觀會取代他原有的屬世的價值觀。從這個新的眼光來看,許多事情的價值和優先次序都會改變,正如保羅作見證說:『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3:7-9)

        一個人如果真的以認識神為最高優先,他當然會排除萬難、分出時間來親近神,他也會在凡事上尋求神的旨意,因為他深信,他的好處不在神以外。所以,對屬靈事物的渴慕程度,和對屬靈價值的認同程度,是一個人信仰的健康指標。

        當一位年輕人謙卑地來到耶穌面前,懇切地想尋求永生時,耶穌卻要他「變賣一切所有的」,而且要無條件地來跟隨祂。最後這位年輕的財主,卻憂憂愁愁的走了。為何耶穌提出如此近乎苛刻、刁難的要求?

        其實耶穌指出一件非常關鍵性的問題,那就是:跟隨主不能三心兩意、瞻前顧後。所以,祂說愛主必須超過對父母、兒女、妻子合一切的愛(路加14::26);一個基督徒不能事奉兩個主(馬太6:)等等。總之,如果我們真的擁有新的價值觀,我們的確可以看萬事如糞土。

       今天基督徒普遍的問題,就是他的價值觀還未完全被調整,以致於我們與世俗人沒有太大的區別。這是我們需要自我省察和被修正之處。

 

3. 新的使命感(5:18-22)

(1) 新的「職份」─基督的使者

        成為基督徒,也代表我們有了一個新的「職份」,那就是成為基督的使者。我們基督徒不能只享受福音的好處,卻忽略我們的職份。

        作為「基督的使者」意指,我們讀書的學校、工作的職場,以及居住的社區,都是我們該牧養的「教區」,我們乃是被神差派在那裡為神作見證的。因此我們的一言一行,都應該彰顯基督;我們所作的一切,都應該是為神而作,而不是為人或為自己而作(6:4-5)

        宗教改革時期,加爾文特別強調這種「呼召」或「天職」(calling)的觀念。十九世紀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思韋伯(Max Weber),在他的名著《基督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興起》中,認為這種「天職觀」,是以英國為首的西方基督新教國家,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在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都有重大的突破之主要原因。

(2) 新的「任務」─勸世人與神和好 

        十多年前,在一次福音營中,有一位剛從上海來美國留學的女學生來找我,她剛決志信主。她自己說,當她離開中國時,心中已經下定決心要留在美國,再也不會回到她認為代表「沉悶、灰暗、無望」的中國。但是她一信主,她立刻感到一種衝動,想要盡快回到自己的祖國,去向那些同樣感到悲觀的學弟、學妹們傳福音。我自己深受感動,因為她是一個新造的人!

有使命感的基督徒,會得到生命中新的驅動力。而我們的「新任務」乃是要勸世人與神和好,也就是勸人認識神、接受主。因為傳福音乃是人人有責,而不是少數佈道家或傳道人的責任或特權。然而,我們所有中國的基督徒,都應該不僅期望把福音傳到中國每一個角落,也更願意把福音傳遍地極。

帶著這樣新人生觀、新價值觀,和新使命感的基督徒,他的人生,必然是豐盛的、積極的、興奮的,也是充滿活力的。 

 

一般資訊

文萃選集

聯絡我們

網路連結及資源